网站首页 侨联概况 侨界时事 侨联动态 参政议政 创新创业 海外平台 今天是:
· 《常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志》“侨界风采人物· 常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2018年预算信息公开· 常州市侨联2017年政府网站工作年报报表· 关于协助做好“第十九届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 2016年市侨联决算填报说明· 2016年度常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决算公开表· 中国侨联关于开展向英国归侨黄大年同志学习· 关于举办“亲情中华•侨之情”侨界群众迎中· 2017年预算公开说明· 关于推荐出席常州市第九次归侨侨眷代表大会· 常州市侨联2015年度决算公开· 常州市侨联信息稿酬计发和录用通报办法· 关于做好常州市侨商会理事推荐工作的通知· 2015年预算表· 关于常州市侨办、侨联联合举办“书画情浓—· 2016年预算公开· 关于举办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学习辅导会· 常州市侨联2014年度收入支出决算总表· 关于举办“天涯海角常州人”——常州市侨界· 关于留谊会换届的通知  
  您的位置:首页>> 侨联政策>> 参政议政>> 内容
关于加强我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公共服务体系与监管机制建设的建议
发布日期:2018-05-11 浏览数: 字号:〖

杨美英

强化婴幼儿早期教育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监管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教育需求的需要,也是提升国民素质的战略举措。近年来,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和综合国力的增强,我国学前教育逐渐向低龄化延伸,将0-3岁婴幼儿纳入国民教育范畴, 实现从出生到学前教育一体化,已成为我国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明确提出“重视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明确指出:“促进0-3岁儿童早期综合发展,积极开展0-3岁儿童科学育儿指导。积极发展公益性、普惠性的儿童综合发展指导机构,以幼儿园和社区为依托,为0-3岁儿童及其家庭提供早期保育和教育指导。加快培养0-3岁儿童早期教育专业化人才。”;2013年教育部下发《关于开展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的通知》,在上海市、北京市海淀区等14个地区开展了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试点。然而,当前我国0-3岁早期教育起步晚、发展慢、水平低,大多数地区学前教育还未延伸到0—3岁,公共服务体系和监管体系更是空白,这一切与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极不相称。 

2017年,我市也出台了相关文件,明确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由原来的教育部门主管,改由卫计委主管。随着全日制早期教育服务机构实行市场化办所模式,为推动我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事业的发展,政府支持由社会力量举办,鼓励民办早教机构的运营,我市目前开设0-3岁早期教育的私立机构,全市已有47家,其中,向教育部门申请具有教育资质的为7家,其余均由工商登记注册管理。

随着我市早期教育市场的发展,目前0-3岁早期教育的弊端也逐渐显现。具体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缺失法律支撑及政策指导

2012年3月起施行的《江苏省学前教育条例》规定,学前教育是指对三周岁以上不满六周岁学龄前儿童实施的保育和教育。另外不满三周岁学龄前儿童实施保育教育的具体办法,由省人民政府制定。然而,除了《江苏省学前教育条例》之外,并无其它法规条例规定0-3岁早期教育事业的主管部门。因此,由卫计委对0-3岁婴幼儿早教机构的设立进行审批缺乏法律依据。其次,目前,尽管个别省市已经制定了0-3岁早期教育地方性政策法规,但是尚未出台全国性的政策法规,早期教育公共服务缺乏统一的规范标准和工作指导,直接导致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机构的市场准入、从业人员管理、服务质量监管等方面的制度缺失,造成市场混乱。

2、政府主管部门职责不清

当前,由于0-3岁早期教育还没有受到全社会包括政府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所以早期教育基本处于自由发展阶段,政府作为缺失。虽然政府有多个部门业务涉及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如卫计委主管,教育局、妇联等也有所涉及,但是由于职责不明确,工作不到位,导致目前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的政府指导、服务、监管等推进工作都处于“真空”状态。目前,卫计委关于0-3岁早期教育仅停留在计生,早期养育指导等方面,教育部门则负责3-6岁幼儿学前教育机构的审批监管工作,而许多早教机构尽管有工商部门颁发的营业执照,但以“咨询公司”、“培训中心”的名义,开展着“教育咨询、儿童早教服务”的业务,使0-3岁幼儿早期教育处于监管空白。

3、主管部门缺乏专业引领

卫计委作为主管单位,由计生人员抓教育,人员及业务能力难以适应早教的需要。据了解,目前全市各区计生部门人员都不是从事教育的专业人员,在加上大量的人口计生工作要做,很难保证投入必要的力量去抓早期教育,而早期教育自有一定的规律和要求,必须要有一定的专业知识和业务能力的部门来主抓这项工作,而目前计生部门显然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4、缺失行业规范

早教机构审批部门要承担行业监管的重大职责,包括应对早教机构婴幼儿人身安全、食品卫生、疫情传染等公共安全突发事件等。此外,目前各早教机构师资力量良莠不齐,早教市场收费标准参差不齐,教学内容千差万别,早教机构日常教学、定价、疾病预防等没有有效的监督和指导,以目前人口计生部门的工作经验与人员队伍,并不能与其早教监管职能相对应。

5、专业人才匮乏

早期教育脱离教育部门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资源浪费,由于现在的早期教育管辖权放在了计生部门,客观上造成了计生部门与教育主管部门之间的脱节,也造成了教育资源不能很好的整合和资源的浪费。目前,我国早期教育人才培养模式和职业资格标准至今仍在探索中,婴幼儿教育专业人才严重匮乏,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均远不能满足社会需求。

6、政府经费投入较少

现阶段,我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主要是以民办教育机构提供的商业化形式存在,政府基本没有投入。

提升我国学前教育水平,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教育需求,必须加快我国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强化政府职责,建立对早期教育的管理监督机制。为此,提出具体建议如下:

一、出台相关政策法规,指导并规范我市婴幼儿早期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建议在社区试点的基础上,尽快出台符合我市实情及发展特色的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政策和法规,指导和规范我市0-3岁早期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推动我市早期教育的发展。

二、明确政府部门职责,建立政府指导、服务、监管一体化工作推进机制2016年,上海市成立了市级早期教育指导服务中心,对建立规范化早期教育服务体系做出了创新探索。建议我市政府以此为借鉴,成立常州市早期教育指导服务中心及相关协会,并出台如《关于做好常州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工作的实施意见》,尽快将早期教育纳入学前教育的总体规划,明确相关部门职责,建立工作协调推进联席会议制度,探索建立由政府领导牵头,卫计委主导,教育局、妇联、社区、托幼机构和具有相关专业的高校等相关单位协同合作的早期教育工作推进机制,从强化政府指导、服务、监管等方面推动早期教育健康发展。

三、制定我市0-3岁早教市场的行业规范,并对其进行监管考核通过制定相关行业标准,将早教机构纳入主管部门行政审批与管理,由主管部门卫计委协调教育局、妇联相关高校等部门,共同对早教机构准入、师资力量、卫生保健、疾病预防、食品安全等进行监管,提高早教机构日常监督合法化、有序化、规范化。如制定《常州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机构登记注册办法(试行)》《常州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机构工作规程(试行)》、《常州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机构硬件配备标准(试行)》、《常州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养方案(试行)》,促进我市0-3岁早教市场的规范及持续健康的发展。

四、重视从业人员队伍培养,加快人才队伍建设事业的发展必须有人才作支撑。建议尽快实施婴幼儿师资专业人才培养工程,制定《常州市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专业人才培养规划和标准》,在相关高校开设专业门类,加快多层次的从业人员队伍和专业人才队伍培养,构建早期教育师资专业学科体系,提高我国婴幼儿早期教育质量和水平。

五、加大财政投入,引导更多社会力量共同推动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发展发挥政府资金的引导作用,强化政府服务,吸引更多社会资金投入到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服务体系建设中来。政府可以通过建设早期教育指导服务中心、购买公共服务、培养专业人才等形式加大财政投入力度,建立健全指导、服务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发展的公共服务体系,同时,也可在借鉴上海市十三五市政工程《社区幼托》的基础上,探索并实施具有常州市地方特色的社区幼托公共服务体系。此外,通过制定政策吸引更多社会力量积极投身早期教育,探索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力量广泛参与”的0-3岁婴幼儿早期教育投入机制。

 
网站主办单位:常州市归国华侨联合会,地址:常州市龙城大道1280号3B3号楼
电话:0519-85683830 传真:0519-85683830 邮编:213003 邮箱:czsqlbgs@126.com 网站地图